【明天见!兄弟】中国97%的假币出自一个广东老头的手,我跟踪了他的徒弟一个星期(一)

0 725

按照我们正常的想法,一个熟悉的人,对自己是没有危害的,所以当遭遇了熟人犯罪后,往往会特别想不开。
有学者曾对天津市入狱的2189名罪犯进行过调查,结果显示,以熟人为侵害对象和以陌生人为侵害的比例大概是1:1.6。两者比例相差并没有想象的那么大。
也就是说,熟人犯罪,是一种常见的犯罪行为,即使发生在你身上,你也不必因为对方是熟人而想不开——这和其他的犯罪并没有什么区别。
我今天要说的,就是一起发生在我身边的熟人犯罪。
2016年10月19日下午,我和周庸正在建外SOHO的健身俱乐部游泳——这家健身房的泳池不大,但因为在国贸附近,美女多,所以我俩常来。

游的时候,周庸苹果表的微信一直响,周庸游到浅水区站住后,抬手点了几下,抬头看我。
我说怎么了,周庸抹了把脸上的水:“徐哥,马北一死了,已经火化了!”
马北一死在这个时候,实在是太巧,也太奇怪了——他欠了许多的钱,还是一起诈骗案的嫌疑人。而且他死不见尸,大家知道他死的时候,这个人就只剩下了骨灰。
他是周庸的大学同学,也是北京人,很精明,大一时就在寝室楼里卖烟,晚上寝室楼锁门后,都得跟他这儿高价买。据周庸说,他大学学费都是自己赚的。
9月28日,周庸的一个大学同学要结婚,马北一拉了个微信群,说准新郎让他代收份子钱,让同学们发红包或转账给他。
过了两天,有人和要结婚的同学聊起这事,对方很惊诧:“没有啊,我都半年没和马北一联系过了。”
接着他们试图联系马北一,搞清怎么回事,却根本联系不上。

马北一失联后,周庸的同学圈一下炸了。
因为许多人都想到,自己在今年6到8月份期间,借给过马北一钱——包括周庸,借的最多的就是他。
7月份时,马北一约周庸在都一处吃烧麦,谎称在广东汕头包工程,还发了工地照片和工程合同给周庸,需要资金,向周庸借了十五万。(同学们互通有无后发现,他跟所有人都是这么说的。)
我问周庸还有没有合同的照片,周庸找给我看,我给汕头建设局打了个电话咨询,发现合同上的工程编号根本不存在。
周庸借马北一钱时都没多想:“这人一直挺靠谱的,上学时就搞许多歪门赚钱,而且借钱什么的都是很快就还。”
“别的同学攒钱买iPhone时,他不仅赚钱买了个手机,还买了个尾号8888的手机号说等升值。”

马北一在同学里人缘不错,他是单亲家庭,他妈去年得了尿毒症,家里没什么亲戚,全靠同学们在轻松筹上捐款转发凑够了换肾手术费。周庸当时也捐了三万,但他妈最后还是没挺过去。
但这事后来被发现是假的,马北一失踪后,几个人找大学时的导员,要了马北一家的地址。
上门后,马北一“因为尿毒症去世”的母亲给他们开了门,说自己对马北一的所作所为全不知情。
在同学们发现一切都是诈骗后,马上报警立了案。
结果他们今天接到警方的通知,马北一自杀了——已经火化,只剩骨灰了。
周庸没心情游泳了,我俩一起爬上岸,走回更衣室坐下,周庸擦了擦头,问我觉得马北一是真死还是假死。
我说我对这种事都有怀疑:“前几天我看新闻,说南宁有个学生借钱还不上后自杀了,也是直接就剩骨灰了,我也觉得真实性有待商榷。”

(待续)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加入我们,

发现科技可以让生活更美好...

立即注册

如果您已拥有本站账户,则可

精华导读

推荐阅读

资讯排行

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 美创兄弟社区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